一路向北-出差路上的大兴安岭之旅

  不知不觉中,距离17年大兴安岭出差归来已经1年多了,时间会使记忆风化,也会冲淡一切,时常还会翻出出差路上的照片,回味其中的点点滴滴,恍如一切就在眼前,似乎触手可得,却又遥不可及。

  此次出差前后历时20天,途径7个地方,由于是出差的缘故,主要还是以工作为主,工作之余顺便记录当地的风土人情,这篇文章谈不上是游记,更谈不上攻略,主要还是与大家一起分享一路上的见闻。

  3月21号早上从大连北站启程前往哈尔滨,高铁大概3.5个小时,抵达哈尔滨西站,然后入住到南岗区鸿翔路附近的汉庭酒店。

  到达的第一天,等待其他组员,第二天人员齐整之后进行了一整天的培训,中午品尝了东北地区的“地锅”,晚上大家自由活动,其他人都去逛中央大街,而我则去找毕业1年未见,在哈锅工作的硕士同学。

  回酒店路上换乘时拍的,省医院和省政府,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晚上6点之后,路上就比较冷清了,好多公交车8点之后就停运了,大连的一般是10点之后。

  3月23日各个小组,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行程,我跟组长23号下午启程前往安达,从哈尔滨站出发,动车45分钟抵达安达。

  24日到第一家单位开展工作,因为是刚开始,遇到各种比较头疼的问题。25日忙活了一天之后,基本完成既定任务,晚上,单位人员请吃饭,拍的城西商业区的几张夜景。

  加格达奇,地理位置上属于内蒙古自治区,行政区域属于黑龙江,归国家林业局管辖,是大兴安岭地区的政治、 经济、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。对加格达奇的第一印象就是,规划得很整齐,所有的街道都是横平竖直的。

  从加格达奇政府大楼前摄向远方,远处的两道白色是雪道,当地人说加格达奇是全国这个时候还拥有室外雪道的地方。

  28日下午,忙完手头的工作后,到宾馆后面的山上游玩,山上有“铁道兵开发大兴安岭纪念碑”。

  29日下午,启程前往塔河县,大兴安岭地区的火车还是内燃机车,没有电气化改造的原因可能有两个:1是客流量小;2是森林防火需要,路上遇到集训完回原单位的武警战士。

  在塔河的时间比较短,29日下午抵达的时候已经下午6点半左右,对接的企业人员非常热情,一直在车站等着,然后晚上一起吃饭。30日一天完成相关工作,31日早上6点从塔河出发前往漠河。

  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,31日上午9点左右抵达漠河,一路上穿越大兴安岭林区,茫茫林海,拍了好多视频,可惜无法上传。

  31日中午,吃完午饭后在宾馆附近遛弯,见到各种欧式风格的建筑和当地的特产。

  1987年大兴安岭“五·六”火灾,基本将大兴安岭地区的原始森林烧尽,仅存的一小片位于县政府大楼前,以樟子松为主,树龄基本在100年以上,树龄最大的一棵为300多年。

  适逢清明假期,没法继续开展工作,4月2日下午启程前往“北极村”,住宿一夜后,3日中午返回漠河县城。

  路上遇到的旅游爱好者,一个人从广东过来,先到大连,再到哈尔滨,然后北极村,还计划要去呼伦贝尔,先工作几个月攒点钱,然后请几个月的假出来旅游,一路上穷游,吃住都是最便宜的。

  东北地区农村的房子很有特点,院子都是用木板围起来的,然后堆着一堆取暖用的木柴。

  北极村的工行和建行,当时带着建行的卡,却没想起来在那取点现金,留张北极村的回执单。

  中午时分,启程返回漠河县城,抵达漠河县城时,接近1点钟,吃午饭后回宾馆休息,下午6点离开宾馆,乘坐7点39的火车,前往塔河。

  在塔河休息一晚后,第二天一早乘大巴前往呼玛,12点左右抵达呼玛,中午当地企业人员和发改委领导请吃饭。下午在宾馆休息一下午,晚上继续腐败。

  7日早上,企业人员请吃早饭之后,乘坐大巴前往黑河市。呼玛到现在还没有通火车,出行基本靠大巴车和私家车,11点左右抵达黑河,在黑河稍作停留,晚上9点启程前往哈尔滨。

  黑河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、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(海兰泡)隔江相望,最近距离仅750米,有“中俄之窗”、“欧亚之门”美誉,抵达黑河后,我跟组长两个人都想买点俄罗斯特产带回去。

  当地旅店老板推荐“俄品多”,一路逛着走过去,先逛俄罗斯商品街,然后再去中央步行街,最后去黑河岛上的“俄品多”商城。

  里面最多的就是俄罗斯的巧克力和伏特加,当然还有套娃,不过套娃怎么看都是中国产的,给同学带了6种巧克力糖果回去。

  8日早上抵达哈尔滨东站,然后赶往之前入住的汉庭酒店,8号、9号两天完成手头工作,9号下午启程返回大连。

  后记:回来之后,突然意识到,有些地方可能一辈子只会去一次,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只能相遇一次,相遇即是缘分,相知更是幸运,人生,且行且珍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